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/ 免费注册

文章分类

© 2005-2019 回到山庄与老板娘闲聊,方知那男人轻蔑堂客是颇有缘由的。男人是外来户二十多年前,进山娶了这蛮壮的女子栖居于简陋的竹屋。壮实的女人会生育,未及十年那女子竟生了五胎,却让当爹的捶胸顿足只因全系妹子。以往生活尚能勉强此一超生,当然就家徒四壁了。更令男人受不了的,是周遭的嚼舌与斜睨。世俗的乡间就这样哪家男娃多即气盛家旺,便可俯瞰四周。像那男子自然就低人一头,占理的事也不敢争执尚未上阵父子兵就断了一翼。被别人轻蔑,就怨怒自家堂客一怒之下,男子赤条条跑了。咱不能一棵树上吊死你生不出男娃别的婆娘还生不了.他这一跑更让乡民们责骂。男子也明白肩上之担,但与心里的屈辱相比家庭的责任就没了轻重。他相信自己有种虽东飘西荡的日子也苦,也找了婆娘来了愿最终仍未弄出一个子嗣,晃荡了多年后无奈认命而归此时他的大妹二妹已然出嫁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